咖啡加糖
核桃西瓜

  2ww  

冷。皮肤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流动一样,不断滑过了脸孔再顺着脖子流向全身。他想伸手抹掉,身体却麻木得不受控制,就像被一层无形的茧束缚着动弹不得。

从他有知觉起,他就一直是这种状态。他不知道从那开始时间过了多久,只是他知道,他本来平静的心,他想要睁开眼看见什么,想要伸出手去触碰什么,如果死了的话,就什么都办不到了。

他挣扎着,仿佛用尽了这辈子所有力气一样,挣动了起来,然后在身体动起来的一瞬间,耳边响的,除了“哗啦”的水声,还有玻璃碎裂的声音。

然后他便感到自己顺着什么水流跌落在地,湿透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寒冷。一直紧闭的双眼慢慢地尝试着睁开——幸好他所处的房间并未开灯,只有仪器的操作灯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亮。在习惯了周围的亮度后,他睁大双眼,眼前便是两个人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是、是时缟晴人!”

时缟晴人……是谁?这名字听上去有点熟悉,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混沌,可是直觉察觉到的危险让他放弃继续思索,他紧盯着眼前的两个人,果然看到了其中一个人举起了手中的手枪。

是敌人!身体的本能告诉他要立马逃跑,长期缺乏运动的四肢却不听话地软得不能支撑他哪怕站立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扣动了扳机。

不能死!好不容易醒了过来,现在还没到死的时候啊。

“砰!”伴随着枪响的同时,是他身体里爆发出来的莹绿色光芒,像是有了实质一样,向对方袭去。绿光甚至改变了子弹的轨道,强硬地将敌人大力地推至墙上。

他看着那道渐渐消散的绿光,一时也失去了反应。他试着搜索了一下他的大脑,却悲哀地发现,他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对刚才的这个现象一点认知都没有。

是还没有清醒过来吗?

站在远一点的另一个人看到同伴昏迷后霎时间惊慌起来,手中的枪仿佛失去了准头,在他身边连开几枪都没有命中。轰炸在耳边的枪响让他稍微清醒了点,他开始哆哆嗦嗦拼命地想要闪避。

失败了。

他看着发现了他的无力抵抗而迅速反应过来的敌人,根本想不起来任何可以应付的办法。

什么都想不起来。

“砰!”又是一声枪响,眼前的敌人脸上还保留着杀气腾腾的表情,身体却僵直了起来,一团血花出现在他的胸口前,浸湿了他白色上衣。那具瞬间成为尸体的躯体被随便地扔在了地上,露出了站在他身后黑暗里的一个男人。

“时缟晴人。”同样的一个名字,让这个男人清冷而略带颤抖的声音说出来,就变得温柔和熟悉起来,就像曾经什么时候,有个同样的声音这样呼唤过自已一样。

时缟晴人……是我啊。

时缟晴人看着他一下子走了过来抱紧了还坐在地上的自己,银发下的脸在眼前一闪而过便埋在了自己的肩上,然后就能听到他清晰却急促的呼吸,耳后,脖子上的皮肤都能感受到他带出的热气。

“时缟晴人,救你的方法,”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他并没有放开他,而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用自言自语的声音说着:“这次我终于计算成功了。”

“……你叫什么名字?”

银发的青年猛然抬起头来,一脸难以置信地望向他:“艾尔艾尔弗……”

“艾尔艾尔弗,我的……好朋友。”如愿地看到他露出了从前见过的那副要哭不哭的表情,时缟晴人微笑了起来。

终于在一片混沌里找到了还在闪耀着的,唯一的记忆。

 

 

两天后就是77模组和多尔西亚订立盟约的重要日子。多尔西亚旧王党虽然一路势如破竹,但是之前揭发101评议会引发的内乱还是持续了一阵时间,直到不久前多尔西亚才再次统一,王党复辟。至于77模组,说是模组实际上也是当今时局里不可忽略的一股势力,逐渐的又一个新生国家的雏形迅速发展到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独立的国家。再说当初王党派也是和模组紧密合作得以翻身,而联系两股势力的,则是现时为止人类的究极武器,Valvrave。

在订盟前一天,时缟晴人提前十分钟到达了王都的大教堂门前的广场上,等待他的多尔西亚朋友。

“艾尔艾尔弗!”时间准确到了11点,银发的青年准时出现在了广场上,经过了几对情侣和喂着鸽子的小孩,来到了他面前。

“……米夏尔。”艾尔艾尔弗看着他的脸,喊出了时缟晴人现在的名字。

对着他的脸叫自己的名字,即使对于艾尔艾尔弗来说,依然是件别扭至极的事情。时缟晴人看到他每次喊这个名字前的那个略显迟钝的表情,笑了起来:“这也是没办法的啊,艾尔艾尔弗。”

时缟宗一救回了差点因为rune耗尽而死亡的他,却没办法将他恢复到原来的体质,不管是人类还是神凭。之前的他身为一号机的驾驶者,拥有不老不死的体质,但是根据时缟教授最近的研究数据显示,他的身体机能数值跟三年前刚苏醒时相比,的确是呈现着正常人类成长,或者说老化,的迹象。至于会不会死亡,这种事就更不好实验了。看起来,因为三年前的那场意外而提前苏醒,还是导致了他实验的失败。只不过,时缟晴人不管怎样说都说不上是个完全的普通人:他可以利用那种叫rune的东西进行攻击,就像他苏醒过来第一次击退敌人那样,而控制的关键,就是那句大概能被称之为咒语的“不能死”。

换句话说,他成为了与Magius或者因为Valvrave而成为的神凭都不一样的,第三类Magius。

不管怎样还是活了下来了,只是他的安全,因为作为曾经的Valvrave一号机驾驶员,依旧受到了敌对的威胁,而由于之前的大战消耗了他大量的rune,他已经被认定为不再适合驾驶Valvrave,甚至连新技能的使用都被限制着。在经过多番考虑后,艾尔艾尔弗和少数几个学生决定为他举行一场虚假的葬礼,然后他就隐姓埋名地继续自己的新生活直到被认定为安全为止。

只是艾尔艾尔弗没想到,在为自己的新身份想名字的时候,时缟晴人居然挑了自己的真名。

“分一半,这不是我们的约定吗?叫这个名字的话,我就会一直想起我和艾尔艾尔弗的约定。既然你已经为失去记忆的我肩负起我的梦想,那么我也一定要记得你和你的梦想。虽然现在还不能为艾尔艾尔弗做什么,但是我想我绝对不会再忘记。”

纵使有千万个反对的理由,艾尔艾尔弗在那一刻好像言语退化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皱着眉装作思考的样子,最后只说出了一句“你真是天真到极点”。

 

“时缟宗一,他怎样了。”艾尔艾尔弗决定跳过称呼这种小事,开始让对话重回正确的轨道上去。

“老样子。他又提出来了继续进行研究的建议,不过我拒绝了。”时缟晴人走近了艾尔艾尔弗,压低声音问道:“那条信息,你确认了么?”

“确认了。”

“艾尔艾尔弗一定已经想到了解决的方法了吧。”

“应对的方式已经推导出来,要不要一起战斗。”看着对方亮起来的蓝眼,艾尔艾尔弗笑了起来:“忘了吗,我们的约定。”

 

TBC


评论
热度(7)
© 2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