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加糖
核桃西瓜

  2ww  

[晴艾]奇遇(三)

隔了这么久,终于来更新了,我对不起大家TAT

这章算过渡,剧情发展有点慢,争取下次尽快进入主线!


三.对半

时缟晴人感觉自己躺在一片柔软舒适的床上,然而奇怪的是,身下的床垫似乎柔软得过于随意,甚至不停地轻微起伏,以至于他的身体也跟随者摆动不定。有什么东西触感似有若无扫到他脸侧,就像一片树叶被风扫落,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他开始想起从前在乡间躺在干草堆上发呆的短暂时光,却又肯定这是一个梦。蝉鸣悠远,渐渐变成耳边模糊而沉闷水声。那是水流在海中流过的声音。这应该是个好梦,不然哪里来的这样温柔多情。

如果还有人鱼的歌声,那么好梦就能变成美梦了。时缟晴人这样想着,下一秒梦境里就出现了人鱼的呢喃:“起来,时缟晴人。起来。”

似梦似醒之间,时缟晴人觉得自己由太平洋漂流到北冰洋。这么悦耳又夹杂着冰渣子的声音听上去很熟悉,但又不太熟稔。

下一秒,他感到下颚一痛,一只骨肉匀称而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马上醒来。

他彻底醒了过来,可能是之前睡得太舒服了,居然还像赖床一样闭着眼不肯睁开,双手胡摸乱抓想摆脱抓着自己下巴的那双手。手中握着的手腕并不纤细,微凉的皮肤比他自己的要低上好几度。对方立马反握了他的双手,轻轻用力一扯,将他整个人拉了起来。

“给我起来!”

他好像生气了。出于趋利避害的天性,时缟晴人终于睁大了双眼,只见眼前是个眼熟的银发少年,赤裸着上身,顺着腰线下去能看到银紫色的鱼尾巴。

是人鱼。看到艾尔艾尔弗的脸,昨晚的记忆就汹涌而至:他被暴风雨又一次冲回到海里,艾尔艾尔弗一直在水中牵引着他,然后他们签订了契约……

时缟晴人震惊地看着四周的景物,发现自己躺着的不是梦中的干草堆而是一片随着水波摇摆的海草,偶尔几条色彩斑斓的小鱼游过。抬头望去,阳光正透过海水折射进这片安静的海域,散落出星星光点。

“咳咳咳……”他倒吸了一口气,结果毫无意外地,呛着了。

他这才彻底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海里睡了一晚上!为什么作为一个人类他也能在水中呼吸自如了,莫非是因为所谓的契约?他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一开口却只能听到自己发出咕噜咕噜的水泡声。

看着他的窘态,艾尔艾尔弗倒是气定神闲地等在一边,等到他终于稍微镇定下来,向他投向了交织着惊愕和疑问的目光,他才说到:“试试用声波说话。”

这听上去也太玄乎了。人类对于声波的认识还非常浅显,听说研究表明有的生物会用声波交流,海洋生物尤其多,像艾尔艾尔弗刚才那句话就是通过声波传递出来,但是这里面并不包括人类。

不过他现在活生生地在水里自由呼吸自由走动,是他变异了所以也可以办到了?可他也没学过具体应用啊……

他看了看艾尔艾尔弗,从他的头顶到他的腮,再到他的喉结,试图在他的身上看出什么端倪的时候,艾尔艾尔弗却向他招招手:“过来。”

时缟晴人带着请教的心情游了过去,不想在距离他不到一臂距离的时候,艾尔艾尔弗忽然一拳揍了过来。

“你在干什么!”对方的动作太快,而他还适应水中的动作,于是他只躲开了一点点,艾尔艾尔弗的拳头堪堪擦过了他的脸,不疼,却结结实实吓了他一跳。

“你不是能‘说话’了吗。”艾尔艾尔弗轻笑了一下,像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等他反应过来。

“欸?”时缟晴人的心因为刚才的突然袭击依旧跳得飞快。努力冷静了下来会想起刚才自己做了什么,看着近在眼前的艾尔艾尔弗,近到能看到他紫色眼睛里自己怒气未消却被中途掐断的古怪表情。

“艾、艾尔艾尔弗。”

“嗯。”

时缟晴人没想到居然如此简单就学会了一样新的技能。可是他并没有感到庆幸或放松。能在水中呼吸,又能如人鱼一样用声波交流,能让他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奇怪,想来那个契约并不简单。

“你和你的那个契约,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以海神的名义,跟你立下了血誓,让你以区区人类之身获得了我作为人鱼的技能。也就是说,”艾尔艾尔弗从头到脚扫视着时缟晴人:“你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了。”

 “……那么你呢?”

“什么?”

“和我契约的话,你会得到什么?”他不相信对方会无缘无故跟了自己一路然后顺手救了自己;这可不是什么童话故事。在水手们口口相传的故事里,人鱼可不是什么善良的存在。

“一双腿,”艾尔艾尔弗简介地说到。“还有在陆地生活的能力。”

这个答案有点意外,却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这很公平不是吗,他获得了在海中生存的能力,对方就获得了在陆地生活的能力。

“所以,”时缟晴人看着他肯定地说:“我们两个对半分了。”

艾尔艾尔弗皱了皱眉:“只要你能帮我完成我的目标,我就可以带你去找你的同伴。”

艾尔艾尔弗对他没有透露自己计划的丝毫半分,仿佛对他俩将要度过的这段时间盖了章:他引导时缟晴人在海中生存直到带他回吉奥尔,而其他的,他们河水不犯井水。

 

时缟晴人艰难地跟在艾尔艾尔弗的身后。他水性不错,然而跟人鱼比还是差远了。人鱼的尾巴是为了游泳而生的,流线型的造型让他们能无惧水流的阻力。他拼尽全力地游动,却常常连艾尔艾尔弗的尾巴都碰不着。

更不用说捕食了。不久前的那顿饭依旧是艾尔艾尔弗下手捉的真鲷。他锁定了一条浑身淡红色的鱼之后就像箭一样冲出,那条可怜的鱼连惊恐拍打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尖锐的指甲开膛破肚。大概是已经没必要再去诱惑他的原因,他将鱼递过来的时候,手上的血还没全部漂走,紫色的眼睛和没有温度的表情无不显示着,这不是一个人类。

尽管这已是第二次被喂食,时缟晴人依旧心情复杂地接过了食物。真鲷的肉质鲜美,蛋白质也相当丰富,然而个头不大。于是艾尔艾尔弗又专门带着他去砂砾中找可食用的贝类,顺便还教他辨别几种常见的产珠贝类,因为那玩意的肉不好吃。

时缟晴人看着他随手扔了一颗散发着光泽的圆润珍珠,心情愈发的复杂。

他只是一路跟着艾尔艾尔弗游着,累了就停下,只感觉到自己走了半天的时间,就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他停靠在一片海藻上,揪起一片海草一边蹂躏一边回想着艾尔艾尔弗跟他说过的目的地。

他们将会一路向东,直到那个离吉奥尔陆地最远的岛屿,咲森。


评论(5)
热度(34)
© 2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