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加糖
核桃西瓜

  2ww  

[晴艾]奇遇(二)

二.契约

“人类,你想活下去吗?”人鱼用有力的鱼尾将时缟晴人的一条腿缠住:“人类,时缟晴人。”

光滑的鳞片轻轻刮过皮肤的触感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人鱼的那句发音清晰准确无误的“时缟晴人”却是真的把他吓得不轻。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们都是这么称呼你的,不是吗,时缟,晴人。”

他们。会这么喊他的,当然就是他的同伴,跟他一起出海的同学们……

“你一直在跟着吉奥尔77号!那天的歌声不是我的幻觉,是人鱼……沉船是不是跟你有关?你到底是谁!”

“艾尔艾尔弗。”

“艾、艾尔艾尔弗?”人鱼对最后一个问题的回复倒是干脆,只是这略显拗的名字听着更像是北方语言体系。

“时缟晴人,我再问你一次,你想活下去吗?活下去,去找回你的那些同伴,回到陆地上继续你的学业。”

这次时缟晴人对上了他的眼睛,紫色的双眼看上去冷冽异常,和慌张的自己相比,显得更加的冷静和胜券在握。

“活下去……”当然想。时缟晴人心里立刻做出了回答,如果可以活着见到故乡的土地,如果可以活着见到同伴。

“和我签订契约吧,时缟晴人。我给你逃出生天和保护你同伴的能力。而你,和我一起,革命多尔西亚。”

“契约?多尔西亚?和我?”多尔西亚是北方的一个军事大国,同时也是对吉奥尔有着最大威胁的国家。为了垄断吉奥尔到ARUS的航线,多尔西亚和吉奥尔之间时而出现争端。

是了,艾尔艾尔弗,L-Elf,这就是多尔西亚语。可是生活在多尔西亚海域的艾尔艾尔弗,为什么会出现在低纬度的公海?想到艾尔艾尔弗可能和吉奥尔77号的沉没有关,时缟晴人挣扎着从他的禁锢中逃开。

在传说中,美好的人鱼也可能就是凶狠的吃人的魔鬼。

“不可能。”

得到了否定答案的艾尔艾尔弗这没有阻止,而是抓了什么东西塞到他的怀里就放他离开。他低头一看,发现是小半条大鱼,看样子似乎刚死去没多久。

“你是等不到救援的船的。你需要我,而你也只能选择我,时缟晴人。”

艾尔艾尔弗跟他比了一个“V”字的手势:“你必然会跟我缔结契约,到时候做这个手势,我会救你。”

时缟晴人看着他转身潜入水中,瞬间只剩下紫色的鱼尾在远处游动。

 

时缟晴人没骨气地将那条金枪鱼吃了。从水里游回礁石已经费尽了他剩下的力气,不马上补充能量只怕不一定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没有道具和餐具,要想饱腹就必须放弃一切餐桌礼仪然后直接撕咬。

时缟晴人在吉奥尔的时候也在高级的料理店吃到过金枪鱼,这让他对于生食没那么多的抗拒。何况那些昂贵的食物根本比不上艾尔艾尔弗给他的这块,完美的脂肪分布让鱼肉口感十足,新鲜的味道无比鲜美。

想来也是当然的,即使是人类,对于食物的挑选和捕猎的方式,也没办法跟从小就生活在海洋的人鱼相比。只是他自己恐怕再也无法去抓一条同样美味的鱼,艾尔艾尔弗送他的这半条鱼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再次湿透的衣服紧贴着他的身体,海水中的盐分让他十分的不舒服。海风总是带着种咸湿的味道,而午后的空气在好像再次变得闷热起来。在狭小的礁石上什么都办不了,盼望着不知何时才会航行到这里的船的心情让他十分烦躁。

时缟晴人一直在无所事事地等着。无聊的时候想着从前的家,学校的教室,还有出航前指南总理对他们的讲话。他已经离开陆地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先前有着同伴的支持还不觉得,现在一个人看着大海,心中无限眷恋。

他保持着抬头望向远方的动作,看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看到驶向自己的船只,却看到了远方逐渐聚集起来的乌云。

上过航海课的他知道这滚轴一般的云预示着什么,如昨晚那般的狂风暴雨将要来临,可他被困在这孤岛上,已经无处可逃。

艾尔艾尔弗的预测居然如此准确,他的确是等不到吉奥尔的船就要再次面临九死一生。

海平线上就像忽然涌起一堵渐渐砌高的墙,然后眨眼之间就铺天盖地地来到他的眼前。时缟晴人闭了一口气跳进了水里,这种情况下在水里总比在水面安全,然而激荡的水流总是要将他掀出水面。

一双有力的手臂适时搂住了他的腰。不同于被波浪搅动得到处冲撞的贝壳,肉体皮肤的触感微凉而光滑,同样是腰上略带强制的力度,此刻却让人多了点安心。

人鱼的身体柔软,在激流和水压下都能迅速地调节自己的动作来保护自己。现在怀中多了一个时缟晴人,艾尔艾尔弗的动作迟缓了一点,却始终游刃有余。

 “时缟晴人,与签订契约吧。”

艾尔艾尔弗的声音在水中听起来多了一些空灵,就像是诱惑水手将船驶向自己一样,说服着他去和他签订所谓的契约。

想活下去吗?当然。自己来到吉奥尔77号上,背负着自己的理想,也背负着那么多人的祈愿。如果就这么一个人在这茫茫大海中死了的话,实在是太不甘心了,不是吗。

“不能死!”时缟晴人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海浪中说出这句话,也不知道艾尔艾尔弗是不是在狂风怒涛中听到了这句话,他只知道自己伸出了手,做出了那个有点不合时宜的手势。

接着他就被转过了身,面对着艾尔艾尔弗。他看到了艾尔艾尔弗自得的笑容,嘴没有张开,说得话却清晰得犹如印在他的脑海里。

“咬破我的皮肤,然后和我的血。”

“什么!”时缟晴人忍不住叫了出来,理所当然地抢了口水。

艾尔艾尔弗皱了皱眉,似乎对于他在如此紧要关头依然这么磨蹭感到不满。他将头稍稍侧过一边,露出了白皙的脖子。

十分清晰的动作信号。

时缟晴人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即使是对大海无比熟悉的人鱼,在海浪中要保持着面对面的姿势也是有点吃力。时缟晴人探过身去,对准了他的脖子,咬了过去。

脖子似乎是人鱼脆弱的地方,用力一咬,舌尖便尝到了血的味道。下一秒,这股腥甜便像是从嘴里灌冲到身体的各个部位,然后开始涌起了诡异的满足感,就像让溺水的人终于可以大口大口呼吸到了空气一样,一瞬间兴奋激动到了极点。

人鱼的歌声再次传来,明明是那么近的距离,却朦朦胧胧的像是从遥远的时空飘来。时缟晴人就像是失去了对周边事物的感知,丝毫没有察觉到艾尔艾尔弗在带着他往深海潜去。


评论(18)
热度(37)
© 2ww | Powered by LOFTER